>

第二十二章,无爱一身轻

- 编辑:澳门游戏在线平台 -

第二十二章,无爱一身轻

龙悦的新家安在稍偏得郊区,郊区的房子比市中心便宜一半,他们把省下的钱买了一辆银色POLO,每日驱车往返。一路上风景不错,每天都有郊游的感觉。龙悦保持面色新鲜,和余作人双栖双飞,看起来过的十分滋润。古雪儿的车里香气袭人,音乐总是满的,公仔五花八门,一段时间不见,发型变了,烫得一头大波浪,汹涌澎湃,太阳镜也由天蓝色变成了浅紫色。换老公尚且不慢,何况太阳镜之类的装饰品。所以龙悦也不惊诧,只说:“漂亮啊,漂亮的人都喜新厌旧。”古雪儿纠正道:“喜新厌旧了才会漂亮。”又问龙悦新老公新生活如何。龙悦说:“还过得去。”开过一段郊野荒路,尘土飞扬,细石子被轮子碾的喳喳作响,啪啪乱蹦。“你又要离婚,是不是老公微软了?”龙悦随车摇摆身体,与车内的公仔晃荡一致。“他的钞票使他坚挺,即使微软,也丝毫不影响别的女人对他春心荡漾。龙悦,我跟你说啊,男人就是那么回事。昨天三更半夜,我给一个旧情人发短信,他第二天才回复我,说当时正在交公粮呢,好在老婆没注意,否则那袋公粮就在肚子里糜烂了。我觉得还是做情人好,老婆是一个十分可耻可笑的角色。我再也不会结婚了。”古雪儿的大xx子一抖一抖,几乎挺到方向盘上。“男人太有钱太有权,也就越没有安全感。我倒怀念上大学时的男女关系,多纯情啊,对爱的女孩子,都宝贝似的捧着,心无旁骛。一根冰激凌也比现在的鱼翅燕窝更让人幸福。有几次去夜总会卡拉ok包房,小姐们站成一排,我当时坐在男人当中,看男人挑选,觉得很不是滋味。毫无疑问,我会有轻薄的优越感,更多的是身为女性的悲哀。小姐们都会瞟我一眼,我能感觉,在她们眼里,我是可怜的,因为她们伺候的男人,都是我这样的良家女子的丈夫或情人。”龙悦感慨万千,流露出对当小姐的渴望。“她们应该是最了解男人的一群人。男人一般在酒与色面前,就会原形毕露。高xdx潮时脸扭曲的应比平时厉害。”“我后来才知道为什么男人洽谈生意,或招待朋友,都要往东莞那地方跑,昨天有个男性朋友说,那里确实能把人弄舒服,能招待好朋友,谈起生意来更润滑。交情或生意这东西,越来越依赖体液的辅助了。”龙悦遥看景色。“最可笑的是,有的男人明明被摆弄舒服了,事后提起,还装出无可奈何,一幅被强xx的无辜相。”古雪儿笑。“男人鲜有把自己的肉体当回事儿的。他们与小姐的实质相同。一施一受,施者收获金钱快乐,受者体验肉体刺激。”“如果人人都不把肉体当回事,估计这世上从此再无爱恨情仇。”“什么时候咱们去混混,说不准能碰到熟人。”“轻者会吓出屎尿,重者将从此萎靡不振。哈。”“余作人去过东莞?”“他应该没去过吧,这两天开车去中山了,明后天回来。”“女人遍地开花,要采,哪里都能采。担心是没用的。”“新婚呢,他还是很眷恋我的,估计他暂没那个心思。”车驶进“青山世界”的彩虹拱门,青山绿水层层叠翠鲜花烂漫纵情遍地,两个女人同时住了嘴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古雪儿收了停车卡,继续往山里头开去,空气越发清爽。古雪儿说:“大自然比男人赏心悦目多了。”龙悦笑道:“各有各的舒服。”古雪儿说:“男人有不舒服的地方,大自然没有。大自然真实,我觉得一切真实的都是舒服的。真实的男人太少了。”龙悦嚷道:“男人男人的,把空气都说浊了,如此良辰美景,说点轻松的吧。”南方没有冬天。草儿不见苍老,鲜花不减春色,木棉挺拔,托着红手掌,生机勃勃。远处红屋白墙的别墅躲藏浓郁青翠中,犹抱琵琶半遮面,别致迷人;近处的酒楼和娱乐场所都高不过三层,有一种内敛的辉煌,停车场里的高档轿车,将这种辉煌释放;休闲处有几个人在打网球,也不喧哗,只听得啪啪的击球声。古雪儿是带龙悦来吃烤全羊。她说味道十分不错,蒙古人烤得蒙古羊,还唱蒙古歌。有一个年轻的蒙古歌手,马头琴弹得绝棒,长发面慈,耳朵可比如来。龙悦认为两个人吃烤全羊,太浪费了。古雪儿道:“两个美女喝点啤酒,点几首蒙古歌,慢慢吃一只烤全羊,意境十分牛b。”又说,“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,大声唱歌,不只是男人的专利。”龙悦觉得古雪儿越来越财大气粗了,而她那些钱,都是从男人身上剥削或掠夺来的,当然以婚姻为代价。古雪儿说离婚后马上注册一个公司。龙悦问什么公司。古雪儿说私家侦探公司,专为女人服务,比妇联机构有意义。龙悦愣了,猛然觉得古雪儿的胸小了,脑袋能转了,露出景仰的表情。泊好车,下池游泳,喝冰水聊天,磨到天黑,到酒店洗澡换衣,淡抹脂粉,轻扫蛾眉,浑身上下新鲜清爽,进了蒙古包。古雪儿事先就预订好了座位,里面空间如天穹广阔,厅极大,看上去座无虚席。在小姐的带领下,在紧靠雕刻图文的廊柱边坐下来。位置不错,放眼大厅,能看见一桌一桌,如巨大的蘑菇盛开。烤全羊摆上桌面,身着蒙古装的男服务生,手指蘸了杯中酒,朝上弹洒,朝下弹洒,又在古雪儿与龙悦的额头各抹一下,唱着祝福的歌,然后切了一片羊肉往空中一抛,再唱了几句,才说可以吃了。龙悦对这些表现浓厚兴致,与古雪儿啤酒一杯接一杯。古雪儿点了一首“蒙古人”,让那个长发面慈的蒙古歌手边拉边唱。唱毕古雪儿又与歌手聊天,歌手说他当过马倌,放过五年的马,要管五六百匹马。龙悦说放马与拉琴唱歌,你更钟情哪样?歌手说都喜欢,以前他在草原拉琴唱歌放马,马儿都为他的歌声所陶醉。龙悦说,你就当我们是马,这整个蒙古包的人都是你的马匹。龙悦环指四周,突然一惊,似被点了穴位。在另一个廊柱边上,一个男人背靠廊柱,凭半个背影,龙悦也能看出那人是余作人,他身上的天蓝色高档羊毛衫,还是她新买的。余作人对面的女人,她只能看见一半,清汤挂面的直发,模样清纯,似乎立马会冒出一股清泉来。龙悦的手当即抖了起来。“古雪儿,怎么办?怎么办?我看见余作人了!”龙悦身体往里躲。古雪儿顺着龙悦的目光望过去,嘴角一撇,说:“看样子关系不一般。你给他打个电话,问他在哪里?看看他怎么回答。”“他说在他在中山。”龙悦到僻静处打完电话回来,彻底蔫了,要立即去戳穿他的谎言。“龙悦,捉奸需在床,别打草惊蛇。那些外面的女人,都是十分懂得配合的,决不会出卖男人。所以这种情况下,你要是莽撞,反而使自己处于被动地位。”古雪儿捉奸很有经验,劝龙悦按兵不动。龙悦浑身颤栗。她看见那清汤挂面的女孩不时波光潋滟,映着蒙古包里的特殊灯光,把余作人反衬的暖洋洋,粗糙大手添菜,夹菜,递纸巾,殷勤不断。过一阵,大手挥手买单,与清汤挂面相随而出。龙悦要立即尾随,古雪儿阻止了,说:“别慌,他们今晚肯定住这儿,现在他们需要花前月下散布消化,不像老情人,活动范围基本只在床上。”半个钟头后,龙悦与古雪儿也出了门,鬼头鬼脑,溜进树影暗处,寻找余作人的那辆银色POLO。见车如见人,龙悦咬牙切齿踹了车轮几脚,车厉声鸣叫,古雪儿扯她闪到一堆灌木丛后。一个全副武装的保安走过来,转了一圈后漠然离开。余作人牵着清汤挂面和保安说了几句话,再牵着清汤挂面进了酒店。龙悦看见他两条腿撇的历害,不堪重负,一股恶从心里升起。想起小个子前夫的忠心及其他种种,不明白自己怎么稀里糊涂的嫁给了余作人。如今有关报社的事情风言风语,众说不一,说不定哪一天就关门大吉,树倒猢狲散,原来并不放在心上,还野心勃勃搞服装品牌,现在似乎都灰飞烟灭了。龙悦顿觉两腿发软,失去支撑,一屁股坐在草地上。她想一声不吭的离开,回去把账上的钱都划到自己名下,购房用的是自己的名字,车也不给他,让他光着屁股去泡,爱泡谁泡谁。草地的湿气从屁股一路浸透上来,龙悦浑身都凉了。古雪儿捏着她的手,去了咖啡厅,给她要了一份西餐。龙悦摆弄刀叉,盘子里食物原封不动。她右手捏着刀,站起来,对古雪儿说:“你在这里等我一会,我去去就来。”古雪儿见她神色阴郁,不放心,与她一起前往。龙悦走到服务台,笑问:“请问余作人先生住几号房。”一位面色红润的小姐,低头一查,抬头说3012。龙悦按门铃时,用手将猫眼堵了。“谁呀?”里头一个女声问道。“服务员,送开水。”龙悦说的很地道。门刚开一条缝,龙悦就十分粗暴的挤了进去,反手锁了门,把古雪儿关在了门外。清汤挂面身围大白浴巾,裸着手臂,手护胸口,本能的退了几步,说不出话。他们似乎已经干完了第一场。龙悦见余作人从洗手间出来,手握毛巾腰间乱擦,确认他们已经干完第一场。正值余作人愣神间,龙悦挥手一划,清汤挂面惊叫,一直隐握在龙悦右手的餐刀,在清汤挂面脸上写下一条红线。余作人因为身体赤裸,手不够用,保护不了红粉佳人,用毛巾捂住了私处,急急寻找衣物。龙悦眼尖,发现床头柜上的车钥匙,一把攥在手里,十分鄙薄的瞄了余作人一眼,扬长而去。整个过程比预想的顺利,一切合乎她进门前的设想。龙悦想保持柔和脸色,却更显出一股苍白劲。古雪儿吓坏了,连声问她干什么。龙悦没说话,顺手把餐刀扔进了垃圾桶。当时夜色迷蒙,清凉的风使龙悦精神一振。

离婚不需要单位调解,结婚不需要单位盖戳,男女双方各持身份证就可以自由结合,解散。不像从前,结个婚众所周知,离次婚满城风雨,遮羞布都没了,隐私暴露无遗,现在,如同去酒店开房一样方便,神不知,鬼不觉,就把事给办了。龙悦是朋友圈中第一个享受到新婚姻政策甜处的人,或者说,制度的改变,给龙悦这类人解决了一个巨大的麻烦,否则她不可能这样短时间里离了再结,结了又离。与余作人离婚,比刀切萝卜还干脆。在她看来,只要心里怀恨,就不会手软。与小个子老公离婚时,她曾念着他的种种好处,断的并不利索,假若没有余作人的催促,说不定正如大多数家庭一样不咸不淡的过活,谈不上幸福,但也平和。龙悦心里咬牙切齿的骂,并咬牙切齿的把存折弄空了,一口气还清的房子的贷款,象母鸡抱窝般,把房子霸了。只剩下一辆POLO,十分仁慈的让给了余作人,说男人开车泡妞比较容易到手。她似乎很替余作人着想。这样的结局,自然不是余作人想要得,当初结婚时,他就没想过会离婚,所以经济大权都交给了龙悦。余作人吃了个闷头亏,十分困惑:如今哪个男人不干些拈花惹草的事儿?同是当人老婆,龙悦怎么就这么绝情?不过他又后悔了,多在中山呆一晚就好了,就不至于在蒙古包里撞到龙悦。余作人认错,发誓决不再犯。他的请求没有得到原谅。“你不念旧情,还会离婚的,会离无数次。”余作人说。“少操心了,你不改吃屎本性,是得不到幸福的。”龙悦说。“我比你了解男人,告诉你,天底下没有你要的那种男人,除非你和他住在荒岛上,除了你是女人外,其它都是畜生,还得是公的。”“在我眼里,除了我要的那种男人,其他公的都是畜生。”龙悦笑道。既然离婚手续都办了,余作人就不再相干,她不会去恨一个不相干的人,更何况他只是公的畜生。“回老婆孩子身边忏悔去吧,浪子回头,千金难买。”她料想余作人会走这一步。余作人的老婆,天生迟钝不敏感,不撒娇,不多疑,从一而终的思想使她一年到头平静如水,原本是余作人最理想的选择。余作人请龙悦吃一顿最后的晚餐。龙悦说:“免了。”余作人说:“我有事相商。”龙悦说:“行吧,一小时,超时收费。”余作人替龙悦打开车门,说:“你来开。”龙悦又说:“免了。”余作人道:“你想不想要这个车?”龙悦说:“给我就要。”余作人道:“我需要钱,车便宜卖给你,七万块钱,给现金,我到北京去。”龙悦瞟他一眼,“钱都交房款了,我哪里还有七万块钱。”余作人说:“才开这么短时间,七万转让,天上掉馅饼你还不捡?”龙悦道:“车掉价多快,新款车不断上市,你不知道么?现在这款新车才九万多。”余作人说:“难道你忘了,你看着我把十几万人民币转给车行账号,再由你美滋滋的开回来的情景吗?真金白银呐,别人不理解也就算了,你也不能这么让人寒心吧?”龙悦一听,腾得火了,嚷道:“余作人,到底谁让谁寒心?”余作人理亏,又软了几分,道:“我把车扔二手市场,也不止这个价吧?我便宜让给你,还是没把你当外人啊。我要是还在南方混,自己就留着了。”龙悦眉毛一挑,说:“谁知道你都在车里干过什么,我接着用,闻着味儿就想吐。”龙悦前半句是真话,后半句是假话,心里在琢磨以什么样的价位让余作人撒手,把车拿下来。余作人面色不悦,说:“你甭挑刺了,实在不想要,我就放二手市场。我是嫌转让手续麻烦,费钱,你买省事。”半晌,龙悦轻声道:“我存折里只有四万八。”余作人半天没吭声。“你想办法凑够六万,好吧。”他退了一步。“其他存折零零碎碎加起来,顶多也就五万三。”她心里一喜,亮出自己的底线。“找朋友借五千,五万八也行。”他又退了一步。“其实,我也买不起车,侄儿读大学,学杂费还得我负担一半,你知道我哥家穷。”龙悦坚守底线,寸步不让,她已经感觉曙光在望了。余作人半天没吭声。“五万三,现在就去取钱,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。”余作人犹如掉进下水道里刚刚爬出来,满脸倒霉的污浊。“草拟合约两份,各执一份。你写还是我写?”龙悦翻出随身带的纸笔,喜上眉梢。“你需要,你写。”余作人抹了一把脸。龙悦唰唰几下写好,看看改改,撕了又重写了一回,然后签了字,道:“另外你再签个收款收据,附在后面,就算齐了。”余作人草草看两眼,说:“行,去银行。”十分钟后,龙悦把包抱在胸口出了银行门,上了车,然后把几叠钞票拿出来,对余作人说:“你点一下。”余作人接过钱,放进自己的腰包,面色十分温和,说:“下次见你,不知什么时候,也许永远没有机会,我开车送你回家,再打车回市区,OK?”龙悦似乎好久没见过他胡子里的那只呼之欲出的小鸟,这回见了,也有点小伤感,心想自己是不是做的过分了?或许该取足六万给他?可是一想到清汤挂面,又觉得给他五万三都是太过善良。车和以往一样,在风景优美的道路上飞。刀郎在唱“如果你不知道我喝了多少杯,你就不会知道你究竟有多美”,不合乎两人心境。没有谁去管,或许谁也没有听,此时,歌手的全部意义在于创造了煞有介事的氛围。龙悦已经发完脾气,物质上的分割又十分丰富,再过十几分钟,漂亮的POLO车又属于自己了,难免心怀喜悦,因而偏头问余作人:“打算什么时候去北京?”余作人说:“本周内。”龙悦说:“这么快。”余作人说:“多留也没用。”龙悦一语双关,道:“凡事小心。”车拐进另一条道路,余作人减了速,慢慢的靠边停下来。那时候,半边太阳落在低矮山头,把山涂成橘色,把远处待开发的荒地涂成橘色。风推杂草,一浪接一浪,天空没有一只鸟雀,白云红云把蓝天画花了。余作人说:“下车呆一会,我抽支烟。”他把火熄了,钥匙攥在手里,顺手拿了两份合同,钻出车门时,他的脸比橘色更深。龙悦只道余作人心潮起伏,舍不得她,心想他咎由自取,成年人得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,因而也无半点同情。余作人越伤心,她越快慰。男人太把自己当个鸟了,总有扑腾不起来的时候。“有时间带清汤挂面来看这良辰美景吧,我没这闲心,一堆杂草,一片荒凉,平常的一天结束了而已。”熄火的车里憋闷,龙悦“嘭”的关了车门下了车,在余作人背后说。自从她把清汤挂面划伤后,她的每句话都变得尖利,只要有机会,就朝余作人的心上划过去。女人怕毁容,男人怕伤心,龙悦不留情,就攻其要害。余作人没有答话,他很快抽完一支烟,将烟朝远处一弹,烟蒂落在草丛里,然后一屁股坐下地,掏出合同。龙悦这才记起合同还在他手上,眼里掠过一丝不安。她老老实实贴着余作人左侧坐下,心里想着合同,眼睛望着天外,说:“其实,你其他都很好,你知道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发生这种事情。”龙悦还没说完,余作人已将手中的纸撕成两半,紧接着又对撕一下,龙悦要抢,他撕得更快,受抽搐般,转眼间就成了一堆碎片。“最毒妇人心。”余作人边说边走。龙悦明白自己上当,已经迟了,眼巴巴的看余作人开车消失在太阳落下去的方向。朱妙从北京回到南方,没进家门,就先把手机号换了,再到电话公司把屋子里的座机停了,彻底切断了程小奇的联络线路。不想再见程小奇这颗豆芽菜,和方东树也算是完蛋了,许知元就成了唯一。朱妙打算与他认真相处相处,看是否可能挖掘到与他结婚的可能。她重怀似水柔情,电话许知元,说:“我已经到家,你什么时候过来。”许知元说:“晚上,现在正忙。”朱妙说:“我们一块吃晚饭,我做你喜欢吃的粉蒸肉。”许知元道:“你做饭,太辛苦,并且我可能要八点多才忙完,还在制图。”朱妙说:“没关系,我等你吃饭。”正要挂断,许知元追问了一句:“来了么?”朱妙道:“什么来了?”许知元说:“你的大姨妈呀。”朱妙说:“没来。你别管,我生了自己养。”自从与许知元耗上后,朱妙就把那把藏刀忘记了。这次从北京回来,忽地记起来,记起来的原因是想把它扔了,已经用不着它了,没必要让它来纪念那次酒后乱性。她翻箱倒柜,各角落扫荡一遍,都没发现藏刀的影子,怎么也想不起来,当初顺手将它塞哪条缝了。找了一会,摸得两手发黑,把手洗净,擦干了,坐在沙发上仔细的想。也许是坐的位置比较符合当时的情景,她记起来,程小奇来的那晚上,曾在她对面把玩那把刀子,很有可能是他顺手牵羊带走了。藏刀的失踪使朱妙隐隐不安,她感觉程小奇不会就这样罢休,他还会再来。朱妙十分后悔当时没听许知元地话,把程小奇带回了家,领他认了这条路,跑得了和尚跑不了苗,自找麻烦。朱妙洗菜做饭,满怀心事,进行自我开导。不管用,饭做好了,心里还是很不舒坦,毕竟背着许知元干了丢脸的事,与程小奇有不成功的两分钟,又到北京与方东树幽会。程小奇在短信里说过,会不择手段,不惜一切代价娶到朱妙。那么,把真相告诉许知元,无疑是他清除异己的可行捷径。朱妙不知他是否记下了许知元的手机号码。许知元的电话号码好记,她当时听一遍就记住了,更何况程小奇还狠狠地盯了半天。朱妙不得不打另一场腹稿:万一程小奇把事情告知了许知元,自己如何辩解?首先她认为该一口咬定程小奇卑鄙无耻,捏造事实来破坏别人感情。假若许知元反问,为什么回来就换电话号码?她认为还得一口咬定是为了彻底避免程小奇的不断骚扰,并说程小奇是个恬不知耻的纯杂种,不甘心败在你许知元的手下,失去了做男人的起码尊严。假如程小奇说的很具体很详细,比如她皮肤的颜色,胸口的痣,Rx房的形状,那又如何解释?朱妙想这个简单,就说以前在电话里调情时,她把自己的身体完全告诉过他,包括皮肤的颜色,胸口的痣,还有Rx房的形状。腹稿打得很成功,无懈可击,唯一的问题是,许知元是否相信。若他信了,朱妙就是个出色的小说家,他不信,朱妙就是个淫荡无耻的女人。电话许知元两次,九点四十五分,他终于来了。和以往一样,他一关门就把朱妙堵贴在门上。和以往不一样的是,他没有和她亲嘴,敛声屏息剥光她的下身,戴上小号套子,很快就完事了。完事后他提起褪在她脚踝的短裤,胡乱套上她的屁股,说:“饿死了,开饭吧。”朱妙心中纳闷,许知元这么匆忙,到底是变化了,还是真的饿死了?这其间定有猫腻。她暂且一溜儿摆好饭菜,盛好汤,也若无其事,也柔情款款,暗底观察许知元的神色言行。“我觉得你刚才象做一个妓女那样做我。”饭毕,面对空啤酒瓶,朱妙半开玩笑。“是。”许知元剔牙,嘴里发出模糊的声音。他酒量极差。“是?你说是?”朱妙对自己的耳朵和许知元发出双重疑问。“我说什么了?”许知元把牙签扔了,“你坐我腿上来。”他拍拍大腿。“我说你刚才像做一个妓女那样做我,你说是。”朱妙重复。“你这一趟北上,可开心?有什么见闻?”许知元另起一行。许知元问的倒是极平常的话,她因做贼心虚,觉得很有针对性,心被攥了一下。提防、敏感以及欲盖弥彰,她的神经异常活跃。“我说你刚才像做一个妓女那样做我,你说是!你再说一遍?”她握好了这张盾牌,抵挡任何攻击,没有比眼下这块贞洁牌更重要的了。“我说是,并不代表你就是个妓女,你那么紧张干吗?你也可以说,我像个嫖客,并不代表我就是个嫖客。很简单的道理。”许知元也玩词儿。朱妙气呼呼地,假装思考许知元讲的是否在理,实则揣测他是否有所暗示。是否继续装下去,如何装,得把握好度的问题,最好是有进退的空间。万一他已知道一切,只是意兴盎然地看她表演技巧,然后在谢幕前一把戳穿她,那时就如作贼被抓住,婊子立牌坊被识破,小脸丢得彻底。许知元箍紧了她的腰,她判断,他不知情。许知元又开始讲他从前的几个女朋友,赛过仙女。他说他被女人抛弃惯了。“我是真的爱你,把那个小杂种赶走后,我原打算五一节和你结婚。但最近出了点事情,把我的计划打乱了。”“什么事情?紧要么?”“你别问,我会处理好的。以后找个机会,我再慢慢告诉你。”“噢。”朱妙满心疑惑。“你认识方东树?”许知元突然把方东树晾出来,目光咬紧朱妙。他这一招,是从林芳菲那里学来的。不过,朱妙并没有像许知元期望的那样,嘴里不受控制的滚出“方东树”来。“还用问?我是干吗的,他是管啥的?”朱妙神色淡定。“听说他总爱拈花惹草。”“管那闲事干吗。不拈花惹草,还叫男人么?”“我可没有啊。”“你不是拈了我,惹了我吗?”“林芳菲的老公是谁,你知道?”“是谁?”“方东树。”“噢。”朱妙显得很意外。“到北京,碰到方东树了?”许知元把玩着一张火车票。“没有。”朱妙不知道他从哪里找到的火车票,说句“我涮碗去”,便逃开了。许知元平躺沙发,对着天花板说:“其实,从前的几个女朋友,我也是真心想和她们结婚的,她们全都不珍惜。女人啊,都贱,没有一个好东西!”朱妙脸上一热,根本不敢接招,假装没听见,放水哗哗的洗盘子,脑子飞快的转。她已经搞不清许知元究竟都掌握了一些什么内容。“朱妙,记着,不论发生什么事情,你要相信,我是爱过你的。”许知元说的是“爱过”,朱妙心里明白。“你要甩我吧?没关系,我被人放弃惯了。”朱妙脸上原本很热,不敢面对许知元,磨磨蹭蹭几个碗半天没涮完。她脸上的热度,证明她存在羞耻感,并不是真正的婊子。这时,她猜测他已经知道了发生的事情,脸上的热还没来得及消退,便滚下几行受伤的眼泪。她原本是要甩他,结果被他先甩,滋味总是不妙。她知道,她与程小奇的苟且,给了他比前几次更为致命的打击,他骂“女人真是贱,没有一个好东西!”,她只能装没听见,不能还击。“你不是总怀疑我和别的女人乱搞吗?朱妙,我不想背黑锅,我原想拼命赚钱,买一台车,送你上下班,或者你开。”“你知道我小心眼,心里知道你没和别人乱搞。”“你信不信都无所谓。最近仍会十分忙,你什么时候想要了,打电话给我,有空我就会及时赶来。”“你什么意思?我不需要性伴侣。”“别说的这么绝对,区别不大。”“找性伴侣,也得考虑找大一号的。”“你那些要死要活的呻吟,都是假的?你叫床假,身体的湿度,假不了吧?”两人的脸,说翻就翻了。毫无疑问,朱妙刻薄在先,许知元回敬在后。若把朱妙与许知元的感情比做决斗的话,这边许知元才喊一声举起剑来,朱妙已经把刀子捅进了对方的胸膛。朱妙根本不念旧情。许知元话里藏刀,她干脆用刀说话。朱妙十分庆幸,许知元有这唯一且十分关键的让她鄙薄的地方。但她也无法断定,是不是程小奇那个小杂种无耻告密。早上醒来,许知元又问来了没有。朱妙说没来。许知元说,一会儿去医院检查。朱妙说肯定有了,我了解自己的身体。许知元说,知道,你有经验。朱妙扫他一眼,懒得发怒。十点钟,两人到人民医院做检查。他俩如等候列车般,十分无聊地等待检验结果。这趟列车肯定会来,关键是他们踏上列车,要往哪里去。孩子,要还是不要,这个问题,可以严重,也可以轻微。得看两个人的沟通,准确地说,得看许知元的表现。朱妙已经把结果捏在手里了。“怎么样?”许知元问。“自己看。”朱妙把化验单塞到许知元手里。“有了?”许知元又问了一句。“有了。”朱妙边答边往回走。“你坐下,商量商量怎么办。”许知元用暗劲扯住她。“我要他。”其实朱妙从头至尾没打算过生孩子,她始终思考的是用什么方法拿掉,是用药流、麻醉,还是普通的手术。她只是试探许知元,一旦他认真地说“生下来吧,我们结婚”,她就会快乐的告诉他,她还没有做好当妈妈的思想准备;假如他一味地劝她堕胎,她打算突然消失,与他绝交,将他仇恨,让他的心永不得安宁。朱妙平静地穿过医院走廊,给许知元一个从所未有的安详的背影。她走出医院大门,白晃晃的阳光使她眩晕。不管怎么样,要在体内置入除生殖器以外的东西,始终是一桩痛苦与难堪的事,对身体与精神的损害,男人永远不能够体会。眼下怎么折磨许知元都不过分,她要的就是他的表现,就算是对他蹂躏,他也得温和忍受。“别担心,我会照顾好你的,给你炖鸡汤,保证把你养得白白胖胖。”许知元的态度很明白。炖鸡汤滋补一个堕胎的女人,比结婚养孩子容易得多,前者是十天半个月的事,后者却要搭上一辈子。“没你的事了。各走各的吧。”朱妙的心凉了一截。“你别赌气,这事开不得玩笑。不说你,我也没有做好思想准备。我还打算明年出国学习两年,你不是也想去北京发展吗?”许知元的理由越来越充分。“不是玩笑。我有权利决定,也有能力处理这件事。你出你的国,跟我没关系。”朱妙似乎不留任何余地。“当然跟我有关系。我不是不负责任的人。”“负责任,炖鸡汤就是负责任?”“行,你说怎么着,便怎么着。”“你别跟着我。”“你真的想做妈妈?”“难道我没有资格,不能有这个想法?”“谁知道孩子是不是我的……”这句心里话不合时宜地蹦出来,许知元自己也没料到,他几乎是慌乱地瞅了朱妙一眼,希望旁边的噪音干扰了她的听觉。但见朱妙血往上涌,瞳孔放大,嘴唇哆嗦,他知道她听见了,想赶紧赔个笑脸,朱妙一抬手,“啪”一记响亮耳光,印在许知元笑容尚未完全铺开的脸上。左右的人闻声看过来,只看见男人的尴尬模样和远去的女人的背影。

本文由言情小说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第二十二章,无爱一身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