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
大丈夫和小媳妇

- 编辑:澳门游戏在线平台 -

大丈夫和小媳妇

  (一)大丈夫
  一提起大丈夫,我们村里的人都知道。
  大丈夫是村东头杨二生的外号。
  杨二生长得瘦瘦弱弱,个头不足一米七,黑不溜秋,长相甚至可以用猥琐二字来形容。但这样一个男人,却娶了一个人人称道的好媳妇——秋莲。
  秋莲长得不漂亮,五大三粗,个头比杨二生要高出半头。她是家里地里一把手,什么活事都做得漂漂亮亮,针线活比别的媳妇做得精细,庄稼活比大老爷们做得规整,就因为这她成了村里媳妇们的楷模。
  最关键的是,她对杨二生是言听计从,服服帖帖的。杨二生在家里那是说一不二,整个一个太上皇,所以人们送给杨二生一个“大丈夫”的外号。这个与他外貌极不相符的称号,讽刺与调侃的意味大于赞美,可杨二生依然是一副很受用的的样子,每当别人叫他一声“大丈夫”,他总是很响亮地回应着,一副极度满足的样子。
  有人亲眼目睹,在家里秋莲不仅为杨二生端水递饭,还为他洗头洗脚!看把杨二生美的!还有人见过,那一天下午杨二生和秋莲不知为什么事吵起来了,后来竟然动了手。这人正好经过他家,就进门去劝架。他一进门,看见两个人倒在地上,秋莲骑在杨二生身上死死摁住了拳打脚踢,一见外人进来,秋莲一愣,松开了手,杨二生顺势翻过身骑在了秋莲身上,手脚并用就是一顿暴揍,来人好不容易拦住了他,临出门这货还扔下一句:“要不是看叔的面子,老子今天把你揍得生活不能自理!”
  秋莲娘家是山沟里的,因为没有兄弟,家里缺劳力,父母硬是把女儿拖到了二十五六才嫁人。杨二生也是因为父母早逝家境艰难,自己也一贯游手好闲把亲事耽误了。媒人们一撮合,那是乌鸦对乌鸡,谁也不嫌谁黑,两个人就成了一家子。好在婚后杨二生也把以前的恶习收敛了不少,两个人吵吵闹闹也过了二十多年了,儿女们也都长大成人了。
  这些年大丈夫杨二生在家里那是绝对权威,打鸡骂狗,整个家就是他当家。女儿考上了市高中想去上,他一句“闺女终究要嫁人的,是个赔钱货”就断了女儿的念想;平时饭淡了菜咸了,点灯费电了,炒菜费油了,家里的种种琐事他每天都在不停地抱怨。家里人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,大气也不敢出一声。就连家里养的猫狗鸡见了他都躲着走,一遇到他心情不爽一脚就会把这些畜生给踹飞!
  今年二十二岁的儿子喜欢上了邻村白寡妇家的白妮。
  杨二生不愿意,他嫌白寡妇名声不好。
  儿子的脾气随了他爹,他倔着性子给杨二生上了别劲儿,气得杨二生脱下布鞋就满院子追着儿子打。秋莲心疼儿子,也怕气着杨二生,就去阻拦。杨二生追不到儿子,气急之下那鞋子就扎扎实实地打在了秋莲身上,秋莲捂住头一动不动,任大丈夫发泄。儿子看不惯了,上前夺过鞋子,父子俩搂着打在了一起。
  秋莲好不容分开了父子二人,儿子哭着说:“娘,俺爹欺负了你大半辈子,我知道你是在让着他。好几次你们打架我都看到了,本来你是占上风头的,只要外人一来劝架你就故意认输,结果被爹痛打一顿。娘,你这是为什么啊?!”
  秋莲哽咽着说:“儿啊,你爹没本事,村里人都看不起他。咱要不让他在家再像个大丈夫的话,他还能像个男人一样在村里行走吗?”
  杨二生的心突然颤动了一下,他流出了一生来唯一的一次眼泪。
  从这以后,杨二生再也不打老婆秋莲了,而且,谁再叫他大丈夫,他也不答应了。
  
  (二)小媳妇
  在我们村还有一个出名的人物,是个女人,外号叫“小媳妇”。
  小媳妇名叫李买娣,年龄不小,比她丈夫杨老犇还大两岁,个子也不低,那为什么得了这个外号呢?
  买娣家穷,母亲一鼓作气生了招娣、来娣、盼娣、香娣、买娣“五朵金花”之后,才得了一个金贵疙瘩的小儿子。农村人迷信,认为男孩名字贱好养活,小名叫腌臜。
  腌臜名不干净,人也猥琐,他上面的姐姐们一个比一个漂亮,而他却长得矮小瘦弱,浑身没半两力气,地里活不想做,学习又受不了苦,初中辍学后就开始四处流荡,游手好闲。
  当腌臜二十岁时,家里人开始给他张罗着说媳妇。腌臜在本地早已是臭名远扬,父母只好去外地给他娶媳妇,其实也就是买媳妇了。四个姐姐早已出嫁,家里人求着买娣嫁给了杨老犇,杨老犇是放羊的,他卖了一半的羊,把一万元钱给了买娣父母,和买娣结了婚。
  买娣一和婆婆拌嘴,婆婆就说她是儿子用半圈羊换来的媳妇,不主贵哩。因为娘家要的彩礼重,买娣没少受婆婆和老公杨老犇的气,而且婚后三年,买娣一连生了两个丫头,更不受婆婆和老公待见。邻居们经常看见杨老犇满院子追着买娣打。人们觉得买娣还不如古代的小媳妇呢,就给她起个外号“小媳妇”。
  就在买娣认为自己和娘一样命苦时,买娣又怀孕了,杨老犇带着她跑到外地去打工,其实是躲避家乡的计划生育检查。几个月后,杨老犇和买娣从外面回来了,每个人抱着一个儿子,买娣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。
  买娣以为自己生了儿子,可以改变自己的那种像古代一样小媳妇受气的命运了。可是不尽然,杨老犇还是家里的绝对权威,说一不二,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对买娣大打出手。
  可是有一件事让买娣彻底改变了小媳妇的命运,也让她在三里五村出了名。
  那是去年夏天一个雨后的傍晚,杨老犇去山上放羊。夏天天气炎热,家里的羊圈里潮热,通风不好,羊容易生病,所以放羊的人就在山坡上用石头围一个简单的羊圈,让羊在山上过夜,杨老犇也在山上看羊,每天早晚买娣上山去给他送一次饭。
  这一天,买娣到了山上圈羊的地方,发现羊群没在圈里,杨老犇也不见踪影。买娣预感到了不测,她把饭放在羊圈边的石板上,开始满山遍野焦急地寻找。
  突然买娣听见了远远传来几声羊叫,她忙赶过去,发现羊群围在一块突兀的巨石下面,她忙从巨石旁边的草丛出溜了下去,她发现老犇躺在石头下面不停地呻吟着,她忙上前扶起老犇,却发现老犇的腿已经摔断了,原来老犇赶着羊往羊圈来,经过这块巨石旁,因为刚下过雨不久,路上很滑,他一不小心就从巨石上摔了下来。
  买娣搀起老犇,老犇却是寸步难行。买娣看了看夜色弥漫的山野,一团团雾气开始在山林间蒸腾。老犇的腿流着血,他痛楚地呻吟着,买娣一咬牙,背起了比自己重几十斤的杨老犇,唤着羊群,一步一步向山下走去。
  买娣磕磕绊绊地摸索着往前走,不一会儿汗水就洇湿了衣服。老犇看着这个自己以前曾经拳打脚踢的小媳妇,现在拼着性命用尽力气背着自己,沉重的喘息像拉风箱一样,泪水忽然涌上了眼眶,他的泪水一滴滴落在买娣的脖子上……
  那天夜里,买娣把老犇背回家时,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以后了,家人打了急救电话,把老犇送到了医院,老犇的腿经过救治,总算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,医生说幸亏送来得及时,不然血管会坏死,那条腿就废了。
  半年后,老犇就能在村里微跛着晃悠了,逢人就说幸亏小媳妇把他从山上拼着命背下来。从那以后,他再也没有打过买娣一次,买娣的小媳妇的命运彻底改变了。                  

图片 1 “我儿子要回来了,我儿子要带媳妇儿回来了。”秋莲一路小跑,逢人便说,那张比别人略显长的脸上堆的满满全是笑。
  “呀,真的啊?你儿子可好像是好些年不见了吧?”迎面走过来的人看着秋莲那可笑劲都露出了似笑非笑的样子,秋莲才不管不顾这些,她还在我行我素地传播着她的快乐。
  “你这是跑着要去干嘛?”平时和秋莲要好的张家媳妇问她。“我去小卖部看看有什么好吃的菜,还有什么新鲜的东西多买点回来,媳妇头一次来,我可不能胡待了人家。”秋莲一边应着张家媳妇的话,一边还忙活着小跑。她只顾勾勒着团聚的美好蓝图,竟没有注意到眼前的一块大石头,顿时,脚被重重磕了一下,然后整个人朝前爬在了地上。
  疼得秋莲“哎哟,哎哟……”直叫唤,她小心翼翼地挽起裤角,原来是蹭破了好大一块皮,还渗出了血。她看看四周,街上也空空无人了,大家都忙活着去做午饭了吧?她疼得直朝伤口吹着气,过了一会儿,她慢慢用手撑着地面轻轻地站了起来,忍着眼角满满的泪花,一瘸一拐继续朝村子里的小卖部艰难地走去。
  忙活了大半天,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,饭菜做得齐齐备备,只等儿子媳妇儿回来了。
  “妈……”一进院子,儿子就大喊大叫起来。秋莲听到儿子的声音,也顾不得腿还在疼,跌跌撞撞就跑了出去。
  只见儿子提着一个黑色的大皮箱,身边跟随着一个个子高挑的姑娘,穿着黄色的长呢大衣,黑色紧身裤,还有一双齐膝的靴子。走到跟前,秋莲抬起头一个劲儿地打量着这姑娘,心里想着真俊啊!她再看看儿子,长高了,也变黑了。六年前离开家的时候他还只比秋莲高出那么一头,现在,她就得伸长了脖子看他。
  “妈,不进家干啥呢?外面冷。”儿子牵着女朋友的手催促着秋莲,“哦,对,对,对。”秋莲早笑得合不拢嘴了,完全没有注意到那姑娘惊愕的眼神,还有拉长的脸。
  吃饭的时候,秋莲不停地给姑娘夹着菜,笑呵呵地招呼着姑娘多吃点。姑娘只闷闷地从鼻子里发出一声“嗯”,便再没有更多的话。她又问儿子这么多年在外面到底是干啥了,怎么也不回家看看,说着说着就要掉泪。儿子看她这样,烦她不停地问,就说:“哎呀,哎呀,快别说这些了,我这不是回来了。”
  晚上,秋莲去西屋睡,把东屋留给了儿子和那姑娘。她想起还有一床崭新的被子从来没舍得盖过,取出来,要给姑娘送过去。走到堂屋,突然听到“啪”一声,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摔在了地上,然后是很亮的一句:“你为什么要骗我?”听得出这是姑娘的声音,秋莲的心一紧。接着是儿子近乎央求地说:“亲爱的,你不要气,我不想骗你的,我不是一直不愿意带你回来的吗?是你非要逼着我回来,还说见不到我妈就不和我结婚。”“是啊,不见到你妈我怎么能确定你是没爹没妈的坏孩子,还是有主儿的正经人家?”秋莲听姑娘这么说,她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,她感觉事情有些不妙。
  两个孩子还在闹着,秋莲站在门外走也不是,进也不是。突然听得好像是两个人揪扯起来一样,“让我走,我这就走,看着你妈那样子我就恶心,让我天天和那样一个小矮人生活在一起,杀了我吧!你们这是什么家庭啊?你爹呢?你不是有爹吗?你爹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啊?”这是姑娘在说,然后,儿子又说:“你小点声不行吗?我求你了,我六年前离开家不也是因为不想看到我妈这个样子吗?看着她成天被村子里的人笑话,白眼,实在有点烦心,于是才和一个要好的朋友跑了出去打工,我的亲爹早死了,我也没见过,现在这个听说是我妈后嫁的,他像一个二流子一样成天不着家,从小我也没见过他正经做过什么,也很少见他。”
  “那你以前不是和我说你爹妈都是老师吗?怎么就是这么一个破败的家啊?你再看看你妈,简直就是女武大郎,那俩小短腿,那大脑袋……”
  “求你了,亲爱的,你别说了好吗?从小到大这样的话我听得太多了,像针扎我一样。”
  “让我走,我不能习惯在这样的家里生活,你们家也够穷得,再看看那破碗破饭……呀,我要疯掉!”
  秋莲明白了,这是孩子嫌弃她,也怪不得儿子这么多年不回来,让她想得心都碎了。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,手里的被子滑落在了地上,她就感觉浑身像飘在半空一样。
  “你冷静点儿,宝贝儿,你是嫁给我不是嫁给我妈,要不这样吧,咱去城里买一套房子好不好?让我妈给咱拿一笔钱,咱分开生活你就不用闹心了。”
  秋莲隐隐约约听到里面还有推推搡搡的声音,心想儿子一定还是在哄着那姑娘。她蜷缩在地上,抱紧那矮短的身躯,把嘴唇咬得发青,发紫。
  然后,她推开门,紧紧握着了那姑娘的手,姑娘狠狠甩开,还白了她一眼,把脸扭到了一边儿,再看看儿子,也铁青个脸,一声不发。
  “儿子,明天……妈就去河那边你大姨家借些钱来,然后……你们去城里买一套房子,好好过日子,只要你们好了,妈也就开心了。”秋莲眼里含着泪,双手紧张地揉搓着。
  第二天早上,儿子和那姑娘还在被窝里睡得香香甜甜,却被一阵紧促的敲门声吵醒,“福贵,快啊,快啊,你妈……你妈……你妈出事了。”福贵一骨碌爬了起来。
  等他赶到村西那条长河的时候,只看到了一双妈妈昨天还穿在脚上的黑布鞋。
  和秋莲平时交情好的张家媳妇告诉他,秋莲一早就去和她说借些钱,然后又忙着要去河那头的大姐家凑一些,说是要给儿子买新房。她说:“我都告诉她现在开春了,河里的冰已经开始消了,不结实,让她等你叔回来绕大路去吧,她非说等不到那个挨千刀得回来,怕媳妇不高兴再和你闹别扭,非说是没事,没事……”说着说着,张家媳妇掉泪了。
  福贵一脸的茫然,他整个人呆在了那里,怎么一夜之间妈妈就没了,那个丑陋的妈妈再也回不来了,昨夜不是还在他跟前说着话吗?那丑陋的妈妈含着泪花的眼睛……
  村子里的人全围了过来,大家都叹着气,有一个年长的老者过来拍拍福贵的肩膀,然后对他说:“福贵啊!是你爹把你妈叫走了,你爹一直都对你妈好,他是舍不得她再受苦了。”
  后来,那老者还告诉福贵,他其实不是秋莲亲生的孩子,秋莲生过一个女儿和秋莲一模一样,也是小矮人,无论长相身段竟是无二般,可因为营养不良,生下来没多久却也死了。福贵是他爹后来在外面捡回来的一个孩子。家里穷,可是他爹对秋莲好,对福贵也好,为了给福贵有奶喝,他们把家里所有的积蓄拿出来,再和别人借了一些买了十几只羊,其中有两只可以用来挤奶。福贵爹天天就赶去外面放养,他把那些羊像宝贝一样伺候着。
  可是有一年,也是一个春天,羊在河边喝水,一只挤奶的羊竟掉到了冰窟窿里,为了救上那只养,他却没了,岸边只留下一个破旧的干粮袋……

本文由言情小说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大丈夫和小媳妇